小陶笛藏心事‧吹一曲传爱意

R校生活 372浏览 50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小陶笛藏心事‧吹一曲传爱意蔡君安是新加坡第一名专业陶笛製作家,爱好艺术的本性,让他一生辗转与陶艺结下不解之缘,并尝试开发新加坡陶艺界上的新意与特色。最后,他看上了陶笛。用笛子带出陶艺的精美之处,向人们展示新加坡甚至世界各地的本土特色,成了他后半生追求的理想。甫年过60的蔡君安爽朗活泼,岁月车轨在他脸上留下了碾痕,却带不走艺术家年轻的气息。虽是道地的新加坡华裔,但童年时为了追随父母的生意步伐,而长期来回新加坡与印尼之间,并在印尼住过一段很长的日子。在他的童年记忆里,充斥着苏门答腊岛南端的一个小城——占碑婀娜多姿的树影。在物资匮乏的60时代,印尼乡镇的热带风情激发了他无限的创意。他用树木做剑、河泥做沙、椰叶做笛、榴槤子做弹珠,创造出足以满足幼儿心灵的小玩意,度过一个物资匮乏却心灵富足的童年。“在印尼的那段岁月,是我创作生涯的滥觞。尤其是用河泥捏呀捏的,让我以后对陶土製作很有亲切感。”1962年,蔡君安随父母回到新加坡生活,并在那里完成中学课程。他说,中学毕业时,对艺术充满热诚的他并不想继续学业,他想学一门手艺,但又毫无目标。他在一家工厂里浑浑噩噩当了9个月的木工学徒后,便进了巴哈鲁汀职业学校(现新加坡淡马锡理工学院前身)主修陶艺,副修室内设计。“学木工期间,觉得很郁卒,那不是自己的兴趣。最后认为,这样学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后我想到了陶瓷,想到了设计。”2年国民兵役后找工难巴哈鲁汀职业学校的陶艺系属新加坡当时罕见的科系,基于市场需求冷落,许多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陶艺系当时只连续开办了5届便停办,而蔡君安报读的是第二届。不过,在巴哈鲁汀的学习与熏陶下,奠下了蔡君安稳固的陶艺基础,并激活了他沉睡已久的创作泉源。艺术系毕业的学生,找工路总比较崎岖。蔡君安于70年代初毕业后,不敢奢想自己可当陶瓷家,他只简单地希望,可以安安份分从事室内设计行业。而当时,室内设计在新加坡仍是萌芽阶段,所以机会无限。可惜,当他完成了2年的国民兵役后,重新觅职时却发现室内设计人才已是人满为患,他又再度面临求职的困难。“我知道,理想不能当饭吃,可是我当时还是希望可以找到一份与兴趣相符的工作。”幸好,蔡君安对艺术的热情,也不只限于陶瓷与室内设计,他对贝壳天造的外形也极感兴趣――从父亲那代开始,家里便收藏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形色贝壳,而他家还存有两大箱在新加坡大量填海之前所收集的贝壳。为了更了解贝壳,他到圣淘沙岛的珊瑚馆当助手,几年后更跃升为副馆长。他不讳言,贝壳得天独厚的形纹与颜色,一直以来都是他很好的陶艺创作泉源。陶艺梦未曾断过80年代初离开珊瑚馆,蔡君安继续他从未断过的陶艺梦。1980年,朋友的日本餐厅开张,并邀请他为餐厅设计及製作了两千多件手工日式陶瓷餐具。其实在珊瑚馆就业期间,他一直视陶瓷製作为生活不可缺的乐趣,两千多件精美日式餐具,在约半年时间内便完成了。这也是他的陶艺生涯中,一场看似虽小却意义深重的磨练,让他对自己的陶艺创作更有信心。可是,他并未从此就全职投身陶艺界。1980年,他任职YaoHan百货公司的橱窗设计长,直到1990年离职为止,在这十年的百货公司职业生涯期间,他不间断地提昇自己的陶艺创作,包括与陶友们联办陶艺展,彼此切磋技艺。1990年离开职场生涯,蔡君安与陶艺的关係又更接近了。当时已进入40岁壮年的他,开始在新加坡南洋美专教授陶艺,把自己所学所得传授给年轻有志者。同时间,他也开始为自己多年的陶艺创作生涯寻找定义,甚至寻找普通陶瓷以外的第二个代表作。最后,他选到了陶笛。多孔陶笛洋埙製作複杂蔡君安1992年开始製作最简单的单音陶笛,再製作结构较複杂的多孔陶笛洋壎,成为新加坡第一名专业陶笛製作人,最后还把陶笛发展成艺术商品。询及为何选择陶笛,曾游历多国的蔡君安颇有感触说道,其实他不只在为自己的陶瓷创作寻找新定义,同时也为新加坡的特色,寻找一个能令海内外游客留下深刻印象的代表作。“每次我出国参展或旅游,都听到有旅客说,在新加坡都找不到能够代表新国本土风味的手工艺品。作为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身为艺术创作者,我对此深感遗憾,并希望自己能做些甚幺。”他说,新加坡欠缺天然资源,在90年代初,新加坡确实没有甚幺手工品,是能够在在表现出本国特色。“当时,我们不像中国与台湾般,有琳瑯满目的手工製品,能让人把本土特色带回家。蔡君安花了2年时间,想到了陶笛,并尝试把这本地人并不熟悉的手工乐器本土化,变成新加坡独有的“土产”。“欧洲、台湾、中国等地都有陶笛,我要做‘Made In Singapore’的陶笛,当然要与其他国家的不同。”用陶笛展示新加坡特色为了创作出富含新加坡特的陶笛,他开始收集各国陶笛的设计与製作资料,之后便在克拉克码头摆档售卖自製的新加坡纪念品,为梦想实实在在地跨出步伐。1992年是蔡君安人生中忙碌的一年,他既要教书,又要开档做生意,还要想方设法为陶笛製作开拓一条新路;幸好,那都是兴趣之内的事,让他忙而充实。“我大约花了2年时间,才让所有东西都上了轨道,包括让陶笛展示出新加坡特色来。”圆形吹口改成心形他把陶笛刻成形形色色的娘惹造型,或製成新加坡各族人士的传统模样,后面再加上“新加坡”字样,把新加坡特色吹入旅客的脑海。最别出心裁的是,他把陶笛一般上圆形的吹口改成心形,当人们在心形吹口上吹出美妙笛音时,寓意“我爱新加坡”,个中意义简单而深长。陶笛易学难精蔡君安早前到槟城参加陶艺展,并把陶笛介绍给同样对其不熟悉的槟城人。许多人为陶笛的优美笛声吸引,纷纷停驻摊前“试吹”。原来,陶笛并不难吹,只要有陶笛谱,并根据谱上的指示,便能吹出一首歌曲的旋律。个中原理,就好像我们小学时学习笛子那样简单。现场一对母女即学即试,随即就能一起合奏一首歌曲。单音陶笛虽无法吹出完整曲子,但声音依然悠扬;能吹曲的四孔陶笛亦称洋壎,吹上一曲足以让你快乐一整个下午。重要的是,无论是单音陶笛还是洋壎,都是体积娇小,用线串起,还可当作项鍊挂在颈上,绝对是方便携带的手工乐器。20分钟製成洋壎蔡君安说,陶笛易学难精,陶土的湿度、吹口角度的拿捏以及烧製过程的温度,都是决定能不能吹出好声音的关键。他即席示範四孔洋壎的製造过程,所需工具非常简单,除了湿度合宜的未烤陶土外,就是美工刀片与几根粗细不一的吸管。不到20分钟时间,经他巧手捏呀钻的,一个洋壎的雏形就出来了。而且,原来不需要经过烤製,初造的洋壎也可以吹出音乐,令旁观者惊喜不已。“其实,只要泥土湿度合宜,钻洞的角度準确,就能够吹出声音,否则不管你怎幺做,都是徒然。”游客要求陶笛译成外文蔡君安在新加坡繁忙的克拉克码头摆卖陶笛,吸引了许多游客的目光,让他成了生意火红的档口之一。“还有许多外国游客要求我把‘陶笛’一词翻译成他们国家的语言,写在卡上留念。我当然义不容辞,至今已用了五十多个国家的语言写过‘陶笛’两字。”过了几年光阴,克拉克码头的街市进行装修,蔡君安再也没有回到那里开档卖陶笛。从初步摸索、创作、教授,到经商,他的陶艺生命力一直以不同的形式燃烧着。自觉离晚年不远的时候,他又转向另一个方式存在,那就是推广。“当然,我也有到中小学去教授陶艺辅助课程,但同时间也更积极到世界各地去参展,希望把新加坡陶艺带到全世界,更希望能根据各地特色,製造出各国百花齐放的本土特色。”盼陶笛吹出文化乐章他说,比起大马,新加坡的学习陶风气较为普遍,那里的私立学校都设有陶艺课程,而在国立学校,陶艺也往往是美术课的一部份。“说起陶笛,台湾那里的风气最蓬勃,而新加坡目前还只是玩票性质,大马人则对陶笛这一乐器较为陌生。”除了陶笛外,他也擅用陶土来製作精美风铃,在槟城参展时也深受本地爱好者欢迎。他说,无论是陶笛或风铃,他都希望能与当地的本土文化结合,尤其能让陶笛在各国领土上,都能吹出不同的文化乐章。/副刊‧报导:蔡志玲‧2012.02.15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