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西餐妹」缠上身

A惠生活 903浏览 45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遭「西餐妹」缠上身

※本篇文章为投稿者经历,涉及个人观感,请斟酌阅读。内文皆使用化名。

文/火闪电载不动的胖女巫

念大学时从学校宿舍搬出来之后,因为喜欢有个厨房可以烹饪、空间大又有人可帮忙分担一些费用(那时真的想法真是好傻好天真),所以跟三五好友一起约好分租公寓同住。

一开始当然都是愉快的,但是随着时间过去,每个人因为从小到大的环境不同养成的习惯也不一样,渐渐出现因为习惯不同而产生的摩擦,那个年纪尚未受到社会洗礼,每个人都是家里的千金小姐,不懂沟通协调,在谁也不让步的状况下,最后就是不欢而散,但是我还是喜欢公寓式房子的空间,所以还是继续以「找室友」的模式居住着。

要说这些经历带给我什幺改变?大概就是我越来越会忍耐了吧

随着在外居住近20年的经历,我遇到不少奇葩的事情,当然其中以室友发生的状况最多,虽然事情发生得当下觉得非常错愕(火大),但随着时间过去,发现那些事情都变成人生中奇特又有趣的经历。

曾经为了训练我的语言能力,有一阵子我当二房东的时候也会找老外来当室友,而且不限男女,因为受到外国电影的影响,总觉得外国人对于室友的性别似乎没向台湾那幺重视(以当时来说),也有幸遇到几个愿意跟我用破英文沟通的室友,但是其中一位帅哥室友(是的,很奇怪,我的老外室友都是男的)让我明白为啥很多台湾人对于嗜好吃西餐的女生有偏见,因为事情发生得当下我也很想扁人。

那是我第一个老外室友,当时住在台中北区有点小偏僻的地方,而且当时没有用悠游卡/一卡通搭公车10公里内免钱的优惠,那边的公车也少,没有代步工具真的不是很方便,老实说会找得到外国室友我也很惊讶。

遭「西餐妹」缠上身


▲一个老外室友这样在家谁受的了(示意图/取自pixabay)

他来看房子的时候气质有那种YA电影里面大学男生的爽朗气质,对于环境很喜欢也爱我家宠物的他就此决定入住,本来很多人都警告我外国人生活习惯很差让我有点小担忧,不过这位帅哥生活习惯良好,和他聊过之后他说自家老爹在美国当牙医,哥哥是警察,本身学的是天文的他因为喜欢到处旅游,所以最后来到台湾边教英文边到处玩,不过除了晚上会出门找喝酒,这位帅哥就是个名符其实的白人宅男,没事的时候就只会待在房间玩魔兽,也没带什幺女生回来过。

就在我很满意现况的时候,事情就在某天发生了。

遭「西餐妹」缠上身


▲大半夜被按电铃会让人很抓狂。(示意图/取自爆料公社)

那是某天我已经睡到昏天地暗的凌晨时分,朦胧中我一直听到铃声,迷迷糊糊的我本来还在想是哪家怎幺不快点开门要这样吵死人,但随着越来越清醒越有种「怎幺好像在我家门口?」的fu,最后惊觉门铃声真的是我家的,我才匆忙整理仪容準备出去骂人看是哪个白目这种这种时间出来吵人?

门一打开,只见大楼警卫马上一脸歉意的跟我抱歉,并说:「小姐,不好意思,你们这边是不是住了一个外国人?」

我点头后他指了指在她身后的一个女孩:「这个小姐说她从台北来找你室友,可是一直联络不上你室友,因为很晚我怕她有危险才带她上来,可以请你室友出来确认下是不是他朋友好吗?」

虽然很火,但那时觉得情有可原,所以我敲室友的门硬是把他挖起来让他自己去应对,自己继续回去睡。

几天之后我好奇问起室友那天的事情:「前几天那个女生是你朋友吗?」

室友马上用惊恐的声音大喊:「NO!!

我傻眼的问了他到底是什幺情况,得到的故事相当匪夷所思。

原来室友很爱我们家附近的一间水饺店,三不五时就去报到,某次他在吃水饺的时候,那个女生自己跑来跟我室友搭讪,说以后可以约出去玩,当下硬是跟我室友要了MSN(我的年纪),之后三不五时就敲我室友约他出去喝酒,不过我室友从来没有赴约,那天也是,室友一直都没有想要出去玩的心情,可是那个女孩一直敲他让他有些不耐烦,所以后来他採取冷处理应对,完全不理对方。

遭「西餐妹」缠上身


▲直接追到家门口,一想到就头皮发麻。(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本来以为事情到这样就告一段落了,但是这世界上就是有一种人会把执着用在很奇怪的地方,因为我室友不理那女孩,加上对方喝醉了,在酒精催化下,那女孩来到水饺店附近找遍周围的大楼,敲遍每个警卫室问他们那边有没有住一个外国人,用的理由就是联络不上我室友这一套,她非常「有毅力」地找到我们住的社区,骗倒了警卫,本来警卫只想帮她用对讲机询问看看我们在不在家,但大家都睡死没有一个人听到对讲机的声音,抵不过女孩的眼泪攻势,他只好带着对方上楼按门铃

后来,帅哥室友把对方送上计程车并警告下次再这样就报警处理,所以那个女孩再也没来过,但从那女孩的行为,我终于知道为啥会有外国人认为台湾女孩好○的原因了。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