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A惠生活 353浏览 23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村上隆于大馆展出逾60件作品,自言英语能力不足,身穿浮夸服装望感染众人开心。(Alex Maeland摄,大馆提供)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日本创作者很少公开如此「不整齐」、粗糙的原稿,村上隆却预留一小展区展示修改过程。(刘彤茵摄)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3楼展出村上隆收藏的五花八门藏品,包括荒木经惟、奈良美智、Horst Janssen等。(刘毓霖摄)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727龙》(2018)上有一只坐在云端的DOB先生,灵感来自平安时代绘卷《信贵山缘起》。(刘彤茵摄)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圆相:香格里拉》(2015)呈现禅意,金色部分暗藏骷髅骨头图案。(Kitmin Lee摄,大馆提供)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馆  村上隆铺天盖地诉说「我」

游走3层展览,眼睛睁到彷彿真的大了收不来,因这样才能把巨片缤纷尽收眼底。大馆近日举行日本普普艺术家村上隆个展,几乎整个展厅之大的香港指定新作,招牌笑脸花震撼视觉。身为日本传统画博士,场内最引人入胜倒是其酸溜溜不断,自述立志当漫画家不果,日本至世界对其艺术品评两极。这位「宅」大师,把肚子翻出来给你看?

一幅画、一枚胸针、一个名牌手袋,都是村上隆。常说艺术无分高低,然而市场有分贵贱。艺术与市场密不可分,牵引商业供求、包装策略、资源分配等千丝万缕。村上隆无疑是现今世界艺坛最具议题的艺术家之一。生于1962年清贫家庭,村上隆的玩具由父亲亲手製作,学习成绩不理想。村上隆从小是个漫画迷,心爱《宇宙战舰大和号》、《银河铁道999》漫画家松本零士。惟村上隆认为自己漫画天分不足,改研传统画。受古今文化影响,村上隆创作自家人物并用于版画。

「密密麻麻的苦恼」

大馆近日举行村上隆个展,展出逾60件作品,带来铺天盖地式体验。艺术家建议先上美术馆3楼起步,往下欣赏。走入首区「宇宙初生的啼声」,即被村上隆为展览指定创作的作品包围,展厅墙身盖上充满墨黑颜料的画布。有别于平时展览方式,通常只有一篇「策展人的话」、「艺术家的话」,避免有过多资讯影响观者感受作品,村上隆在作品旁加上大篇介绍,而句式均由「我」出发。村上隆解释收到大馆艺术主管Tobias Berger邀请,望他创作一个混乱空间。他决定用一幅70米长乘7米高棉质画布,跟团队一起打底剂及染色,过程艰巨,三番四次咒骂自己何以答应。作品记录成形前后「一片混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苦恼」,跟场内人物DOB先生彷彿呼应。场内「727」系列牌头厉害,画中有只「变种」DOB先生,其中一幅作品于2006年以逾1亿日圆卖出,折合超过700万港元。灵感来自村上隆乘子弹火车时,见到化妆品公司写有727的大型广告。他联想至军事基地的美国波音727飞机,连繫至日本二战阴霾。不过他其后发现品牌名为727只因乃企业家妻子的生日日期,此误会令他更为着迷。

DOB先生乃村上隆于1993年创作的首个人物,拥有一对如米奇老鼠的耳朵。艺术家起初想探索可爱卡通跟艺术本质或不相违,尝试自创一个人物并问「可否成为艺术?」。村上隆因而跟一些学生讨论起来,畅谈间提及漫画家川崎伸作品中的搞笑对白「为什幺,为什幺」。他感到「为什幺」很滑稽,便将发音简化成DOB,并以此批评当时日本艺术市场崇洋媚外。他写道「随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举办展览,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等人的出现,以语言为主的观念艺术在日本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日本艺术家开始模仿此类作品,可所使用的英语单词经常出现拼写错误。我对日本当代艺术界对纽约艺术风潮的此种趋之若鹜甚感愤怒……这群傻瓜!我要摧毁这种艺术现象」。

此处必要提出今次展览中的文字都是「展品」,甚至比作品更有趣。村上隆向来被指是市场销售高手,由其着作《创造力的极论: 村上隆在艺术现场谈觉悟与继续》、《艺术创业论》可见一斑。就以上文字而言,不时穿插一些着名艺术家及艺术理论,偶尔句式像学术文章引左评右。不过用以阐述其创作过程却有点牵强,重点是一些不着边际甚至无厘头的创作过程。一般对艺术未有太深认识的观众,可能感到昇华,同时感到艺术家不扮高深讲「人话」,难得跟你滔滔不绝。如果你是艺术系学生,或会不禁对其讽刺会心微笑,亦见他记录年轻时到不同展览吸收养分。他就把玩着所谓高与低,独立与商业,精英与大众等元素。他玩的是坦白,还是市场计算,抑或双赢实在不得而知,无疑令展览更富趣味。

回到漫画初心

沿路可见另一展区展示不是村上隆的作品,而是其收藏,另播放动画作品《六心公主》。往下2楼展出其浮夸服装,1楼才见招牌花大作,以及全金色的「圆相 」展区。招牌花正式掀起村上隆的「超扁平」运动,整个展厅铺上七彩花朵的地毡,更有大型咕置于地上供人坐,非常缤纷。萨凡纳艺术设计大学香港分校(SCAD)教授Stephen Thorpe分析,1994年村上隆参与美国一个交流计划,在当地认识到好些国际知名艺术家包括Anselm Kiefer、Jeff Koons,亲身见识不同艺术风格。然而,他对美国艺术市场及画廊制度大为失望,亦感孤立。所以他决心在自身文化中找寻精髓,刺激其较完整的「超扁平」概念。场内村上隆亦写及自己曾经沉思西方流行的抽象画,观察其他普普艺术家路向。那幺他悟到什幺?「宅男」大师回到其初心——漫画,日本是战后及他那一代最强且独有的文化,例如创多啦A梦的藤子.F.不二雄勉力在漫画传播喜悦。漫画线条、「卡娃儿文化」、「治癒文化」推动其创作,包括大笑的七彩花、kaikai kiki(怪怪奇奇)等作品。身为日本画博士,他亦分析传统绘画视角均有「超扁平」土壤,从狩野派的狩野永德抽取图画结构的灵感。

「画公仔画出肠」

七彩花、怪怪奇奇总是能量十足,保持微笑?村上隆说大家会把可爱照片发上Instagram罢了。然而他提醒,人物空洞眼神,真的如此正能量吗?村上隆果真「画公仔画出肠」。Stephen Thorpe指出村上隆不少作品包含战后美国影响,社会亦追求表面的进步与缤纷:「七彩花、怪怪奇奇等愉快打气的形象,彷彿批判日本对年轻、青春、可爱的癡迷,某种可爱会被推崇。一些画作其实在说暴力、科技、幻想等主题。」究竟是缤纷还是空洞,留给观者选择。留意今次展览收费入场,惟未能一睹2015年六本木「五百罗汉图展」的100米罗汉作品,那由200个艺术学生参与绘画而成,有点可惜。

■「村上隆 对战 村上隆」展览日期:即日至9月1日

时间:上午10:30至晚上7:00(逢周五至晚上9:00)

地点:大馆当代美术馆门票:$60至$75

查询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美术/SIUKI

电邮/culture@mingpao.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