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佔领香港立法会宣言者美国露面﹕永不言悔

A惠生活 864浏览 91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一度“失蹤”两个多月﹐曾于7月1日参与佔领香港立法会会议厅﹐是唯一除下口罩并发表宣言的香港青年梁继平(Brian Leung)近日首度在美国纽约亮相﹐证实了他已经逃离香港。他在纽约出席与香港人的座谈会时谦卑回顾﹐纵使他的命运可能从此一生改写﹐但对当晚行动仍然无悔﹐并勉励香港人将目前的反送中运动延续下去。

唯一一位在7月1日晚上佔领香港立法会的公开面貌反送中示威者梁继平﹐自7月初接受过香港英文南华早报简短访问后﹐一直没有公开露面。有网媒曾经报导他已经抵达台湾﹐但得不到证实。

25 岁的梁继平在2013年至2014年担任香港大学学生刊物《学苑》总编辑,是《香港民族论》编者之一。他在香港大学获取政治学与法学双学位﹐随后在美国华盛顿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在7月1日佔领立法会事件发生前﹐原定打算完成学业后回港任教。

梁继平当晚在立法会上一刻声撕力竭﹐大声呼吁其他示威者傚法台湾太阳花学运﹐留守立法会﹐期望有过千人参与﹐达致佔领成果。儘管最终失败告终﹐但该段宣言视频在反送中示威网民中疯传﹐引起支持者共鸣。

“我们越多人,这里就越安全。我拉下口罩是想让大家知道,其实我们香港人真是没有东西可以再输了。我们香港人真是不可以再输了。当我们再输,是十年。你们想想看,十年。我们的公民社会就会一沉百踩。”梁继平当时是这样说的。

梁继平9月15日(星期天)与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一起出席在纽约与香港人的交流座谈会时首次公开地回顾了这次个人发表立法会宣言的心路历程。他回忆到﹐自6月后﹐当他在美国留学期间看到太多香港警暴﹐每天哭泣洗脸﹐促成他回港参与反送中运动的决心。

他百感交集地承认﹐7月1日当晚一切来得太突然﹐除了道德呼唤外﹐历史时刻上的巧妙安排﹐成就了他这次演讲。但他向外界强调﹐无需歌颂他。他认同冲击佔领立法会﹐也经历了多年的思想挣扎。他说﹐早于2014年雨伞运动后期﹐已经同情一批主张佔领立法会的年青人。

梁继平说﹕“当时其实我已经对他们有很强烈的同情。那一刻﹐我也未必完全认同所有的升级行动。但他们也是一批年青人抱着共同的目标﹐想这场运动达到他们的诉求﹐很热切去做一些事﹐但为何会带来这幺多的不信任与排斥﹖”

梁继平所指的﹐是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与主张勇武抗争一派的对立。他很希望扮演调解角色﹐彼此了解对方﹐在公民抗命的运动中能做到互不攻击﹐弥补对方的不足。7月1日当晚﹐当大批示威者在立法会内进行涂鸦﹑破坏时﹐他很害怕佔领行动因此被外界质疑与诬蔑﹐运动会被分裂﹐所以便顿时促使他站着发表宣言。

梁继平说﹕“策略上﹐(当天佔领立法会)可能是一个错判﹐但道德意义上﹐我一直都很想去维繫着整场运动﹐所有的派系。很巧妙地﹐历史阴差阳错下﹐这发展没有走向分裂﹐而是看到更多派系的理解与团结。”

分享期间﹐儘管他表达了原本很希望能回港执教的宏愿﹔但他也深明短期内不能返回香港的政治现实。他说﹐虽然打击巨大﹐但他没有后悔。目前﹐他只是希望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发挥学者的影响力﹐多做国外游说工作﹐为香港的长远利益贡献一己所长。

梁继平说﹕“现在这梦想没有办法实现。究竟是一时间没有办法实现﹐还是永远没有办法实现﹐我也不能肯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读博士(课程)的动力﹐好像已经完全没有了。 ”

对于香港人能如何在这场反政府运动中坚持延续下去﹐梁继平说﹐只要能成功说服国际社会认同香港民主的沦陷﹐等同自由世界的失守﹐那已是成功的开端。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