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夹道送行‧别了敦林

P生活妝 246浏览 61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万人夹道送行‧别了敦林(槟城28日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别了,敦林苍祐。週日万里无云、阳光普照,逾万槟民夹道送别敦林,向“槟州发展之父”敦林苍祐作最后诀别。苍天不哭,让长达2公里的行殡步行队和车队从容送别,国葬林苍佑。早上11时25分国葬仪式完成后,送殡队伍于11时30分由槟大旗鼓队持国旗、州旗开路,在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带领下从槟州大会堂出发,一路步行到沓田仔的思明药房前才转为车程,陪同敦林灵柩一路到峇都眼东火化场。槟州大会堂在早上7时便开放让民众瞻仰敦林遗容。许多槟民赶在最后一分钟前来相送,没有哀恸、只有敬意,更多人守候在灵堂外直到国葬仪式完成。鼓掌表达谢意守候期间,民众分别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致祭后离场、首长林冠英入场和敦林灵车开动前拍掌,似乎想用掌声,向这位伟人表达内心谢意。“谢谢您敦林,在过去对槟州经济及发展作出的鉅大贡献。”槟元首敦阿都拉曼、首相纳吉、内阁部长和槟国、州议员都赶赴致意,表现尊重,现场气氛庄严。敦林家人更在盖棺诀别礼前,围棺相拥哭别,让会场弥漫伤感气氛。黄猷得挥毫千里送輓词灵堂内,佛像供桌上头,悬挂一幅由敦林中国厦门友人黄猷得知噩耗后即席挥毫,千里送来的輓词。内文是:“为华人当地化先行,为亚洲民主化毕生求索。投身中国抗日战争,献身大马独立建国事业。”寥寥数字概括敦林祐的一生经历。少年颠沛,回祖籍国怀抱为战争建功。壮年时期,回归出生地大马为家国献身。有“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的情怀。政治家如他,就是这样。不给人民添麻烦,不让人民哀伤,用尽最后心力也不过是为人民谋福。现场人士说,致祭的花圈第一天都只是含苞待放,没有花开。诀别之际,却百花绽放相送,显示敦林福寿双全。敦林说过,政治是“做好就好”,对人民,他只有付出不求回报。所以,苍天不泪别,因为苍祐万民依旧!千人相送,聚散两依依。敦林苍祐,永存槟民心中。千辆摩多相送6.8公里临别依依不捨,民间也有过千辆摩多组成车队紧随送殡车队,从槟州大会堂一路到峇都眼东火化场,全程6.8公里紧紧跟着车队相送敦林最后一段路。从槟州大会堂到峇都眼东,除了有近200警员、自愿警卫团等护送,民间组成的摩多队伍,过千辆摩多随队一路相送,遗体顺利送抵峇都眼东火化场。上午11时30分準时出殡,敦林的遗体在灵车送出槟州大会堂后,一路上,除了家属、护送的警员等人,还有依依不捨送行的公众。这批难捨敦林的公众,在步行相送到思明药房原来并没有直接回家。他们準备摩多停在思明药房附近,抵达思明药房后,就坐上摩多,一路紧随着车队,直抵峇都眼东火化场。从思明药房的随队出发的摩多车队只有近百辆,一路上,摩多车队的数量不断的增加。到柑仔园路,送行跟队的摩多粗略估计已过千辆。封锁小巷让路给车队出殡路线上有警员站岗,当碰到警员拦截时,他们都兜小路避过,赶上车队继续相送敦林。由瓬警方在之前已经安排妥当,在出殡车队经过时,就会封锁小巷或是分路的路口,让路车队。是以,一路上出殡车队并没碰上任何的意外,在週日中午约12时50分,抵达峇都眼东火化场,进行最后一轮颂经仪式后,在下午约1时30分进行火化。三军为灵柩覆盖国旗国葬是国家给予建国有功人士的最高荣誉,在瞻仰和团体公祭仪式于中午11时结束后,大会堂正式谢绝入閑人内。敦林家人围棺完成亲属诀别式后,极乐寺方丈日恆法师率领8名各派僧人诵经,完毕后由僧人主持盖棺仪式。法师继续诵经,海、陆、空三军和军警为灵柩覆盖国旗。一切就绪后,14名军团军士操步进入灵堂,12名各军阶军士抬棺扶灵,将灵柩移送灵车,完成简单而隆重的国葬仪式。从槟州大会堂至思明药房的送殡路线长1.6公里,除了两任槟州席部长,即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及林冠英带领万人送殡队伍,民政党及马华一些中央部长及党员也一路默默的送敦林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葬礼出现“双双对对”号码敦林苍祐和杜潘吴欣燕感情,鹣鲽情深,为众人所称羡。在敦林苍祐国葬上,也出现“双双对对”的号码。林苍祐的身份证号码有一对“0”、死亡证书有一对“8”、灵车号码有一对“9(4399)”,而吴欣燕送殡车辆的号码,也有一对“6(8266)”,至于家属送殡车辆的车牌,也罕见出现两个一对“8(1881)”,出殡日落在11月28日,也出现一对“1”,可谓无独有偶。遇诵经被挡架卡维斯与治丧会争执槟城发展之父敦林苍祐週日国葬仪式上发生小插曲,人民进步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卡维斯率领一行人要进入槟州大会堂瞻仰遗容之际,正巧碰到诵经时段而被挡架在外,进而引起他和治丧委员会成员彭文宝的小争执,最后在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的调解下,卡维斯一行人才妥协。据悉,卡维斯约在早上9时35分抵达,并且率领大约15名党要,拿着花圈要进入灵堂拜祭和瞻仰敦林,但当时已经进入家属和僧人诵经时段,彭文宝就当面向他们解释,这是诵经时段其他人等不得进入,一切要等到诵经完毕后才可以进入。不过,卡维斯等人似乎不满意彭文宝的解释,当场有一些小争论,首相署部长兼民政党主席许子根见状,立刻出面调解。许子根向卡维斯表示不好意思,双手握着卡维斯的手并拍拍肩膀以安抚对方不满情绪。卡维斯一行人愿意妥协,并且在灵堂外等到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抵达时,才一起随着首相进入灵堂。【图话故事:别了,敦林苍祐 】【热点新闻:林苍祐病逝】‧2010.11.28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