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儿媳面对癡呆老伴和百岁婆婆,她竟然这样做.....完美诠

P生活妝 186浏览 62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讯,「我在家当闺女的时候就是看着我妈给我爷爷弄小锅饭,到了这边儿,婆婆老了,我自然也得这幺着做啊。」在丰台区王佐镇庄户村,73岁的樊香婷几十年如一日照顾着已经101岁的婆婆。这个普通的农村儿媳,本该颐养天年的7旬老人,践行着从父辈传承下来的孝老爱亲,用日积月累的行动诠释着孝的真谛,并将这份孝心传承给自己的儿辈、孙辈、曾孙辈……

七旬儿媳面对癡呆老伴和百岁婆婆,她竟然这样做.....完美诠

细照顾■ 「还能干得动,就让婆婆过得舒服点儿」

冬日的早晨,阳光刚刚有些暖意,庄户村内一条曲折小路的尽头。敲响一扇有些斑驳的蓝色铁门,门吱呀着打开了,狗吠声中,响亮的女声传来。

「谁呀?」院子里走出来一位穿着红色毛衣黑色马甲的老人,褐色的帽子下露出斑白的鬓角。老人两臂的袖子挽着,手臂上还带着水渍,这就是已经73岁的樊香婷。

走进院子,这是一个典型的老式农村院落,三间不大的瓦房,一间西厢房,窗檯底下码着半墙根白菜,小小的院落杂乱却有序。

正房的堂屋里,餐桌上放着刚刚吃剩下的早饭,棒面儿菠菜窝头、炒土豆丝、茶叶蛋、小米粥……靠窗是一排盆花,一大块透明塑料布下罩着几盆开得正艳的花。餐桌边上有个矮凳子,凳子前摆放着一个大铝盆,浑浊的泛着泡沫的水中泡着两件衣服,樊香婷刚刚正在给101岁的婆婆洗衣服。

樊香婷的一天是从早晨四五点钟开始的。打扫院子,準备早饭。别看婆婆已经101岁了,满口也没有了牙,可是爱吃粗粮,比如棒子麵儿窝头,三天两头就要吃一回。为了让老人能够吃得轻鬆点儿,樊香婷可耗功夫了,面和得稀点儿,加上切得碎碎的菠菜,要是熬棒子麵粥,还得多熬会儿……一天三顿饭,都得樊香婷操持,再加上日常的洗洗涮涮,收拾屋子,还得看着老年痴獃的丈夫,作为一个农村家庭主妇的每一天,樊香婷就跟陀螺似的围着这个家转。「我现在还能干得动,就多干点儿,让婆婆过得舒服点儿,让儿孙轻鬆一些。」樊香婷憨厚地说。

七旬儿媳面对癡呆老伴和百岁婆婆,她竟然这样做.....完美诠

有默契■ 「她一扭头,我就知道要擦嘴了」

樊香婷的婆婆叫姜秀媛,住在西厢房,记者到访的时候老人正躺在被子里打盹,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靠窗的床上,床头的一个小桌子上放着手巾、杯子、蜂蜜罐、剥好的小橘子,老人现在几乎已经不能出屋了,床尾处放了个简易的坐便凳马桶,屋里难免有些异味儿,可樊香婷却已习以为常。

樊香婷过去拍拍老人的肩膀,老人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到来了陌生人,望了望樊香婷。看到儿媳妇在笑着,老人也乐了,左手一撑床,坐了起来,利落的劲儿很难让人想到老人已经101岁高龄,是目前王佐镇年龄最大的老人了。

樊香婷赶紧把老人扶了扶,把被子掖好。忽然老人打了个喷嚏,接着来了句「全家高兴」,字句还很清晰。樊香婷告诉记者,老人现在已基本听不见声音了,可是思绪还非常清晰,人也很乐观,打个喷嚏后面总是带句吉祥话儿,有的时候是「200岁」,有的时候是「步步顺」,有的时候更是直接说「数钱」。

樊香婷19岁嫁进老范家的时候,公公已经过世,从那时起她几乎都是和婆婆一起生活的。多年的相濡以沫,樊香婷与婆婆有了无言的默契。老人按了按嘴,樊香婷就拿起杯子递到老人嘴前喂老人喝水。喝完水后老人一扭头,樊香婷就给老人擦嘴。擦完嘴后樊香婷拿起小橘子,跟老人摆了摆,老人点了点头,樊香婷就掰了一瓣儿放到婆婆嘴里。

婆婆已经没有牙了,可还是很爱吃东西,老式的大饭碗,一顿能吃多半碗呢。之间老人嚼了会儿橘子,一努嘴,樊香婷就伸过手去,接了老人吐出来的橘子皮。「吃不动这层皮了,可还爱吃这个味儿!」

七旬儿媳面对癡呆老伴和百岁婆婆,她竟然这样做.....完美诠

难伺候■ 眼观六路一刻不得閑

婆婆姜秀媛有2个儿子,樊香婷的「掌柜的」是老大,二儿子就住在老人的东院,现在还给人看门,每天上班前都得先来看看老妈。樊香婷在照顾婆婆的同时还时不时的往院子里望望。原来她的老伴儿4年前得了老年痴獃,平日里大多时候是窝在屋子里不动弹,可偶尔却会不声不响的溜出院子,有一年正月初四还走丢了,找了两天多才在门头沟找到,从那以后樊香婷在家都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伺候妈可比伺候掌柜的省心多了!」樊香婷一直乐呵呵的,她说,老婆婆身体健康,基本上不用吃药,就是每天除了吃饭外要吃些葡萄糖,偶尔吃点止痛片什幺的,而且老婆婆要求也不高,每天都乐呵呵的,吃饭呢,跟我们吃一样的,毕竟我们也是老人了,鹹淡、软硬都差不多。而「掌柜的」可是吃得穿的都得看着,更难伺候,一刻也不得閑。

七旬儿媳面对癡呆老伴和百岁婆婆,她竟然这样做.....完美诠

传孝心■吃饭先给老太太第一碗

樊香婷身体看着很健朗,其实已经是一身的毛病,高血压、高血糖、微型脑栓……毕竟她也已经73岁了,都有了曾外孙,可照顾婆婆的担子她还放不下:大儿子一家单独住,家里有一对双胞胎的外孙要照顾;二儿子一家和他们一起住,二儿子做环卫工人,每天三四点钟就要上班,二儿媳给人家做沙发罩也每天在外面忙,孙女刚刚工作;闺女嫁出去了,也有自己的家庭。

「习惯了,谁都有老呢,年轻的时候哪用得上咱们,就指着老的时候呢!」说起照顾婆婆和生病的丈夫,樊香婷依旧很乐观:「家里老人有寿数,那是福气!我还能动,就得多担着点儿,等我老了动不了了,就得看小辈儿的了!」

閑聊中,姜秀媛老人二儿子家5岁的小孙女来看老人。樊香婷递给孩子一根香蕉,可小女孩儿剥了香蕉就递给了太太。「我们家一直这样,吃饭时第一锅第一碗孩子们都要先盛给老太太。」樊香婷说,虽然子孙们大多不住在一起,可是孝老爱亲的传统一直都在,比如她的大儿子一家每周都会带着两个外孙来看望老人,孙子每天吃饭都要先给老太太盛第一碗……

「娘家那边儿就是这幺过来的,我在家当闺女的时候就是看着我妈给我爷爷弄小锅饭,到了这边儿,婆婆老了,我自然也得这幺着做啊。」

4年前,婆婆还能够自己走动,「掌柜的」还没犯病,生活的重担还不是那幺的沉重,4年后,樊香婷的生活是日复一日地围着家里这个小院子转,不敢稍离。

「现在赶上好日子了!」樊香婷很知足,村里给老人发了养老费,还分粮食,过年过节的时候镇里、村里的领导还都上门走访。这个普通的农村儿媳,本该颐养天年的7旬老人,尽自己的孝心和责任照顾着年迈的婆婆和患病的老伴,用自己日积月累的行动诠释着孝的真谛。

离开时,记者拍了拍百岁老人姜秀媛,指了指樊香婷,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了大大的笑容,乾枯的手竖起了大拇哥,一个劲儿地伸到记者面前。

via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