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松筠神父离世的启示:你的人生是否应观众要求配合演出?

P生活妝 680浏览 51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最近一个多月(编按:原文发表时间为)以来,我停止了在「爱长照」的专栏文章,因为生活中发生了一连串的「生离死别」。虽然每个事件表面上似乎和我没有直接关係,但往生者都是我的亲戚和好友,其中有三位都是猝死,我的生活和心境很难不受影响。

其中一位好友,便是全国皆知的光启社的丁松筠神父,他于突然过世,因为他在媒体上的曝光率很高,从他五月底往生之后的两个月间,我和一些伙伴,几乎天天都在处理跟他相关的事。包括了他来不及教完的课程,以及反覆地校对他的新书《我的一生很平凡,只有爱而已:丁松筠神父的生命之旅》。

他的过世,让我学会很多人生智慧,其中最大的意外礼物,就是对「生离死别的忧伤」这件事所产生的理解。

从愤怒到平静 原来我的情绪和我想的不一样

5月31日中午,我在学校老师餐厅跟同事吃饭聊天,忽然接到一则简讯,上面写着「光启社丁松筠神父…..往生…...」,我错愕了几秒钟,头脑里面瞬间产生了一个类似「开关」的东西,这开关把丁神父的死讯暂时关掉了。在那时,我依然跟同事如常地谈笑,还一路走回宿舍,我相信他们完全察觉不到我头脑的另一边,正发生着生命中的重大事件。连我自己都惊讶那个「开关」的阻断力竟是如此强大,不是光凭着人类的意志就能办到的。

到了第二天,6月1日,本来该是丁神父领取中华民国身份证的日子,但他人走了,领证的庆祝聚会变成了追思会。我站在摄影棚的一个角落,看到前前后后的人,光启员工,丁神父的朋友们都在流泪。女生哭成泪人儿不用说,就连站在我后面的灯光师,壮汉一枚,也从头到尾流泪不止。

可是我,依然挤不出半点忧伤,不过愤怒倒是有的!我生气上天为何要带走我的至交,我有一种被「掠夺」的愤怒。

追思会当中,丁神父的弟弟丁松青神父宣读了他的遗嘱,其实他会预立遗嘱也不是意料之外的事。丁神父有30年家族遗传的心脏病史,至少做过四次心导管手术,过世前的两个月还做了心血管支架手术,可能75岁的他,在大家面前总是神采奕奕,我们都以为他是「不会死」的那种人。他走得令人措手不及。

当小丁神父(一般人对丁松青神父的称呼)宣读到其中一段,要大家不要为他的离去而悲伤,反而要以开「欢送会」的心情送走他。因为他一生过得丰富圆满,没有遭受到许多老人在最后一段受到的折磨,他得到善终…..他勉励自己的亲友为这一切感到欣慰,感恩!

当他说他要的是「欢送会」,这个意念产生了庞大的力量,6月17日,整个追思礼仪很盛大,气氛是一片祥和,没有看到什幺人哭红了眼,除了灵柩离开圣家堂,前往彰化静山入土时,难免有人感伤落泪,之后人们的情绪很快地恢复平静,人们口耳相传着:「丁神父要大家开开心心的!他说:他爱我们每一个人,他爱台湾!」。

神父入土后的一段时间,我必需常回到光启社去跟他们讨论后续的事,真的很神奇,有几位跟神父长期一起合作的女孩们,在神父过世后,整整哭了一个礼拜,但当她们知道神父的心愿是:「你们要快乐,别为我忧伤…...」,大家心境的复原真的「如有神助,各个精神抖擞,开始投入工作,就连提到他时也是满脸笑容,有非常多的人分享到一个共同的感受:『觉得神父还在我们身边陪着我们!」

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习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有很多的情绪,包括哀伤、愤怒、敌意、憎恶、失望…...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学习而来的。

你的人生是否应观众要求,配合演出?

这些后天学来的情绪,经过代代相传,如果没有察觉,逐渐就会被当成「本该如此,天生如此,必需如此」,否则你就是离经叛道,人们怕被指摘,怕被质疑,于是不管自己真正的感觉是什幺,都会选择「应观众要求,配合演出」。

例如:有人无论是英年早逝或是福寿全归,家属在出殡那天都得呼天抢地一番,如果担心自己哭得不够惨烈,还得花钱请别人来哭。人在那个阶段心境都是複杂慌乱的,可能没有时间安静下来问自己:「我的感受到底是什幺?我是真的哀伤?或是我害怕如果我太平静,旁观者是否会认为我很不孝?所以,我还是按惯例配合一下较好?」

从丁神父过世开始,我始终感觉不到哀伤,有人特地问我:「你真的没掉过一滴眼泪吗?」,我说:「没有,他一生活得很好,因为是猝死,也没有太长时间的痛苦,我要哀伤什幺呢?」,直到小丁神父唸出那份遗嘱,我才为我的『不哀伤』感到释怀,不再质疑我自己是否冷血到无感。

每个人对「失去」的感受和表达方式不同,或许当某些人已经开始淡忘这些事,我还在日复一日的写我的脸书:「To Jerry 百日书写」到今天,已经写到60篇,还有40篇要写。当我们开始察觉到有很多感觉,很多情绪,其实是因为「相约成俗」学习而来的,而且这些学来的情绪给你带来不快乐,或是受捆绑的结果,我们就可以检视这些感受和情绪的来源,究竟有没有道理。

例如:「做婆婆的觉得一定要姿态比媳妇高一点,才不会在家里失了权威。」 媳妇嗅到这个气息,也开始进入备战状态,芝麻小事都能构成婆媳不合,这才符合八点档的剧本呗。

「女孩非得觉得这社会重男轻女,时时刻刻在找不公平的证据,以便即时反击」、「上课有学生一直讲话,就认定他是看不起我这老师,我非得让他知道这场子是谁的......」日常生活这种例子俯首皆是。我们配合别人写的剧本演出,却为自己惹来长期的苦恼。

越老越豁达?还是越老越固执?

我曾经有一个女房东,天生肤色极为白皙,两颊总是像抹了胭脂似的,他的先生过世的时候,她几乎不敢出门,因为听到巷子里的三姑六婆批评她:「老公刚入土,就敢涂脂抹粉…...是怎样啊?这幺快就守不住了?」她为此愤愤不平了好几年,后来想通了,便接受了自己:「先生比自己大20多岁,先走是必然的,我的生活重心不是天天哭,而是把三个孩子好好抚养长大,我不必把脸抹上黑灰,哭给大家看…...」

她的晚年经常穿花衣服,跟朋友出去玩,跟儿女关係变好,活出了真实的自己。「豁达」可能得花好几年才学得会,「诚实面对自己,接纳自己真正的感觉」,这是必要的起点。

丁神父不是哲人,但他是智者,无论是生前或是往生后,他总是惠我良多,即使离世了,都像在告诉我们:我们对事情的感受常是真实的吗?人生过程中,若能学习检视自己真正的感受和情绪,学习找到一种既忠于自己,又能利人利己的态度,人生的滋味,才会更甘美些。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