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暴力》:医学界对体重的狭隘看法,不经意流露出「肥胖羞辱

Y北生活 968浏览 38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社会边缘化:排挤和轻视被霸凌、恐惧——被拒绝的心理影响

毕业旅行的时候,没人想和他同房间,当别人选好同伴时,他只是独自一人,侷促地站在一边。老师只好出面处理,将他和其他剩下的人安排在同一间房。团体游戏时,他也被排除在外。当他靠近某一群人时,他们顿时鸦雀无声或出言排挤。虽然不管在哪个年龄层,被团体排挤都会带来痛苦的伤害,但被霸凌对幼童的心理更是残忍。但被排挤不仅会对精神带来急性压力,对心理和生理也会带来长期的负荷。

幼年时期被霸凌会有哪些严重的后果,就让英国心理学家来告诉大家。伦敦大学学院的科学家针对一万一千多名年龄介于十一至十六岁的双胞胎研究他们的生理和心理状态。研究结果显示,十一岁被霸凌的儿童出现各种焦虑、过度冲动、抑郁和注意力不集中的比例明显较高,此外,他们的教育问题也比较多。

「我们从早期的研究得知,遭霸凌的孩子常出现心理问题,但大众对其因果性所知有限」,这个研究小组负责人尚——巴蒂斯特.平高尔特(Jean-Baptiste Pingault)说道。「但也有可能是因为有些孩子本身就比较敏感,比较不善于应用这种事情。」研究学者将有相同基因的同卵双胞胎以及异卵双胞胎也纳入分析,试图更深入地了解遗传、环境因素以及教育的影响。

环境、基因以及在家庭中处理冲突和敌意的经验对孩子面对霸凌的态度的影响力最明显。但霸凌被害者会陷入严重的心理障碍,并不全然都是对方对被害者的排挤和贬损行为。「这之中存在着一个令人鼓舞的讯息,那就是强化心理抵抗力量很重要」,平高尔特说道。「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霸凌代表蒙受痛苦,但随着时间它对心理的影响力会逐渐减弱,遭霸凌被害者会逐渐从不好的经验中复原。」

除了现行的防霸凌措施以及提高对霸凌风险的认识以外,提早识别哪些孩子特别容易成为霸凌对象也很重要。因为有些孩子即使未被霸凌,但也无法适应大团体生活。他们不喜欢与人接触,常被归类为个性孤僻。这些孩童经常是日后遭霸凌的对象。作者认为,这些孩子必须特别加强韧性。唯有如此,当他们真的遭受霸凌时,才能避免长期深受其苦。无抵抗力的人容易受伤,需要特殊的保护,精神病学家朱蒂.西尔伯格(Judy Silberg)和肯尼思.肯德勒(Kenneth Kendler)这幺认为。幸好生理和心理的伤害在几年后也大多会消逝。

例如,最新研究显示,十一岁遭霸凌的孩童在两年后虽然比其他同年龄的孩子更常感到恐惧,但其他情绪障碍已随着时间逐渐消退。遭霸凌五年后,这些孩子的心理障碍多数已经消失,但这些十六岁的霸凌被害者比较容易发展出偏执思想,且注意力比较容易分散。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评估,全世界有百分之三十的儿童曾有遭受霸凌或被其他小孩敌视对待过的经验。多数儿童在事过境迁后顺利成长,但部分被害者则演变成施暴者、自杀、在学校製造问题、身心受创或缺乏自信。防止霸凌发生很重要,但识别出哪些人特别容易受到霸凌以及无力承受霸凌的后作用,因此特别需要援助的人,也同样重要。

学校、协会中的霸凌

操场上的两个孩子正在猜拳,其中一个赢了,所以他可以先挑选他那一组的足球队员。大家都知道这个游戏的规则:猜赢的先挑队友。当然啰,最快、最好,甚至有时候是最有人缘的孩子会先被挑走,然后陆续平均分配在两队里头,所以一开始还不会有什幺大问题。

但突然间情况变得尴尬又伤人,至少对那些迟迟未被挑走的孩子来说。后来只剩下那些显然大家都不想与他们同组的怪咖、运动白癡、四眼田鸡或大胖子。这时其中一位队长可能还会不讨喜地迸出这句话「这两个逊咖也是你们那一队的」或「胖子也是你们的」。

肢体不协调或是体重超重的小朋友经常是别人戏弄的对象。许多孩童在学校常因腰围过大或体型庞大被其他同学嘲笑、排挤和殴打。运动的时候以及没有大人在旁、下课或休闲时,这种情况特别严重。

上述範例中对女孩们造成更大伤害的老师,真的太过份了。但学校一些立意良好、鼓励学生减肥的计画也大多效果不彰。事实证明,当全班一起参加这类计画时,有些孩子特别容易遭到嘲笑和排挤。而这类计画的背后採取的原则大多是:教育和羞辱。那些体重超标的学生很快就被归类于缺乏自律,又自暴自弃的那一组,要不是这样,他们不会让体重失控。他们缺乏恆心和毅力,所以不仅影响到美观,道德方面也应该受到谴责。

但这种选人的方式,不仅对那些上体育课时总是最后才被挑走的孩子而言是一种羞辱,对那些表现中等的孩子们也是一种精神折磨。他们和其他孩子一起满心期待,千万不要剩最后几个才被选走啊!我会是第二个或第三个吗?还是会等到最后呢?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排挤方式,因为毕竟你们还站在一起,但突然间别人就只针对你的运动能力来评断你,衡量着这个人对团队究竟是助力还是阻力,而且答案立刻分晓。这种习惯于等级制度、排名、由上而下的行为模式,似乎从人类小时候就开始了。

位于食物链最上方者、团体中的第一名或老是前几个就「被选走」的人或许完全无法体会这种被拒绝的负面感觉。但对于其他人而言,他们永远记得那个痛苦的回忆,虽然满怀希望地向前推挤,表现出热情的模样、愿意为团队赢球的渴望表情——但却苦等到最后,小小心灵初嚐到失败的滋味。

在凯伦.杜夫的小说中,老师是女孩们久久无法忘却痛苦经验的帮兇之一,因为她的行为对女孩们带来二次伤害。老师在下一堂课带了一个体重计到教室,每个同学必须量体重。然后她出了一些数学题目,其中包括:「五位体重最重同学的平均体重是多少?」

肥胖羞辱

就连医生也有偏见和特定喜好,他们并非对所有人一视同仁。这对病患而言不是好消息,而且也有违俗称医师誓词的希波克拉底誓词,但反正现在也没有医生会以此立誓了。诊间里也是很人性化的,医生会对某些病患比较好。对于不讨喜的病患,医生会尽快转诊给同样不受欢迎的医生或用其他方式快速但彬彬有礼地将他们送出诊间或医院。许多医生并未与病患保持必要的专业距离,这对病患而言并非好事。

例如:许多医生不喜欢肥胖的病患,外科医生对于腹腔的那一环肥肉更是敬谢不敏,因为那会阻碍他们开刀时触及患处。内科医生总爱将超重和肥胖与糖尿病、动脉粥状硬化等各种危险疾病连结,常将浑圆的病患归类于缺乏自律、不仅无法管好自己的身材,就连自己的人生也无能为力的人。因此,近几年来,美国的心理学家开始讨论对肥胖者的公开或潜意识歧视会造成什幺后果的议题。这种行为可能会对当事人带来生理和心理的严重后果。

所谓的「肥胖羞辱(Fat Shaming)」就是在肥胖者或甚至身材不够精实者身上贴上不合理的标籤:他们一定是太懒惰、安逸、好逸恶劳、邋遢、浑身散发可怕的臭味。此外,他们也缺乏动力。肥胖、糖尿病、愚蠢——是对那些因疾病和外表而受辱者最恶意的描述。

「医学界不尊重肥胖者的行为会让病患感到羞辱,即便这些行为出于好意,或许可以刺激病患,迫使他们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美国康乃狄克学院的心理学家琼安.克里斯勒(Joan Chrisler)说道,「但这对病患而言是很大的压力,可能会导致病患太迟或根本未能採取医疗协助。」

但即使肥胖者能及时就医,也不一定能得到适当的治疗,且通常不会得到和正常体重者相同的治疗。肥胖者常被排除于医学研究之外,因此例如:药物正确剂量的研究成果就不适用于肥胖病患。最近的研究显示,这种现象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抗生素以及治疗癌症的化学疗法的处方剂量对肥胖病患而言通常都太低了,无法达到成功治疗的有效剂量。

就连医疗诊间对待肥胖者的态度也与正常体重病患大相径庭。「研究成果显示,肥胖病患之所以会减肥,常只是因为正常体重者更快被安排接受电脑断层摄影、血液检查或物理治疗」,克里斯勒说道。「如果相同病症的病患只因为不同的体重而有不同的检查和治疗,这是不道德的,甚至有可能是错误的治疗。」

因此,肥胖者的疾病可能会有被轻忽的危险,因为所有的不适很快被归咎于病患的体型,其他的检查全被摆在一旁,而问题真正的原因也不会再被探究。最近一个针对三百份尸体解剖的分析报告显示,肥胖者的疾病被忽视的比例高于正常体重者的1.65倍。其中包括肺癌、慢性炎症性肠病以及心脏病等严重疾病。

大多数的肥胖者对于在就医时因体重而遭受不平等对待的感受非常灵敏,他们不仅在医疗诊间和医院有过类似的经历,在许多情况下也曾遭受过他人鄙视的眼神和羞辱的对待。「这种态度会从小动作流露出来,例如:医生或护理人员不愿意碰触肥胖病患或是在病患档案中记录重量时,不经意的摇头动作」,克里斯勒说道。「久而久之,这种态度逐渐造成当事人的负担,也加深了他们被烙下印记的羞辱感。」

医学对体重的狭隘看法常只将肥胖视为一种疾病,并认定立即减肥就是唯一的治疗方法。心理学家莫林.麦克修(Maureen McHugh)认为这种看法有待重新思考。此外,克里斯勒和麦克修都认为,并无研究数据证明体重多少才算太高,且绝对是不健康的。许多分析结果则主张稍微圆润的体型是健康的,所以轻微超重应更名为理想体重。此外,这种狭隘的看法反而让医生对于其他可能导致疾病的因素视若无睹,如:基因、饮食习惯、压力和贫穷等。单方面的归咎于体重也是导致近来肥胖成为学校霸凌事件最常见原因的始作俑者。

「肥胖当然是和摄取太多食物有关,摄取比人体所需的食物还多」,苏黎世大学的内分泌科医生菲力斯.包伊叙莱(Felix Beuschlein)说道。「但食慾太好以及大脑饱足感的延迟则与基因有关。有些人的食慾就是比其他人好,没有人可以準确地说出有多少比例是因为遗传因素使然。将他们的饮食行为和因此造成的肥胖全归咎于缺乏自律和意志薄弱,这位内分泌专家认为,这样的结论太过于草率。

肥胖者因为体重而受辱,以医学角度来看也是不公平的。这不仅太不厚道,也会让人心理受伤。心理学家莫林.麦克修也认为「肥胖羞辱会严重影响当事人的心理健康,进而又会导致生理疾病。」医学教育还有很多着墨的空间,医生、护理人员和心理学家在学习过程中应尽早接触与肥胖者的工作,并深入了解开放或隐藏性歧视可能带来的危险。科学家一致认为:治疗首要针对心理和身体健康,而不是在于体重。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情绪暴力》,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威尔纳・巴滕斯(Werner Bartens)
译者:黄慧珍、张淑惠

当家人对你情绪勒索,当伴侣试图对你进行情感操控,
当同事刻意忽略你的存在,当朋友成了能量吸血鬼,吸光了你的正面能量……
小心,你正受到「情绪暴力」的精神虐待!

漠视、疏远、索求关注、被动攻击、恶作剧、挑毛病、情绪勒索、造谣、排挤、挖苦、嘲讽、贬低、侮辱、霸凌、胁迫、情感操控、精神虐待……

「情绪暴力」其实已存在你的生活当中!

情绪勒索:「你不答应,我们就分手!」煽动罪恶感:「我需要你时,你永远都不在!」冷嘲热讽:「你不是大学毕业吗?怎幺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辨识人际关係中看不见的软暴力,让自己的生活不再受人摆布。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发生「情绪暴力」。
面对人际关係中的软暴力,该怎幺做才能不再被伤害?

情绪暴力就像一种慢性毒药,
缓慢地侵蚀着我们与同事、朋友、家人、伴侣间的关係。
无论是职场、学校、家庭或亲密关係中,都可能出现情绪暴力;
而且往往发生在不经意间,让人难以防範。

情绪暴力被医界喻为「看不见的棍棒」,
不只可使被害者身心同时受创,
更可能让其日后深陷在忧郁和恐惧的阴影中。

早期发现并遏止才是面对情绪暴力的最佳防护方式。
那又该如何在这类攻击行为刚出现苗头时就做好防备呢?

本书作者将情绪暴力分为五大类型:

    忽视与不理睬情绪勒索能量吸血鬼情感操控精神上的毁灭性痛苦

帮助读者辨识何为情绪暴力,并学会如何保护自己,不再被负面情绪绑架。 

《情绪暴力》:医学界对体重的狭隘看法,不经意流露出「肥胖羞辱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