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世流传的台湾传奇画家:张万传

Y北生活 240浏览 70评论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神娱乐安卓版下载

「生活中展现的艺术才是最真实的。」──张万传

5月28日是台湾前辈画家张万传的生日,我们特别介绍张万传的人生故事,一起来缅怀这位台湾值得纪念的人物。

张万传(1909年5月28日-2003年1月12日)出生在日治时期的淡水,父亲张永清任职于淡水海关,母亲张王安则是家庭主妇。张万传的取名很有意思,因为父亲期盼已久终于在33岁得子,在那个年代算是「晚年得子」,因此特别为他取名「万传」,除了有台湾话谐音「慢传」之外,也期许儿子未来能够「万世流传」。

万世流传的台湾传奇画家:张万传

最爱的故乡淡水

小时候,张万传随着父亲职务调动,除了淡水以外,也往来基隆、阳明山和大稻埕等地,但是他对从小出生的故乡淡水情有独锺,堪称是画淡水最多的台湾画家。晚年,淡水白楼因为道路拓宽要被拆除,他一听到消息,立刻捐出画作,要为历史性建筑找寻一线保留生机。遗憾的是,他的请愿没有成功,最后淡水白楼还是遭到拆除。

求学的过程,张万传因常搬家换了几所学校,15岁才从士林公学校(今士林国小)毕业,毕业后再就读士林公学校高等科。

张万传到毕业后才真正接触美术,走上艺术的人生路。当时投身矿业的水彩画家成立「台湾水彩画会」,更独资创立「台湾绘画研究所」,请来专业师资包括石川钦一郎、和等人,栽培想要学习美术的台湾青年。张万传加入「台湾水彩画会」,也报名参加「台湾绘画研究所」学习基础的素描和水彩绘画技法。人生际遇总有难以言喻的巧妙,他在这里认识年纪相仿的和陈德旺,三人一起在这里学画,一起负笈东瀛,后来都成为画家,更是终生好友。

万世流传的台湾传奇画家:张万传

日治时期的台湾,没有美术专科学校,也无开设美术相关科系,若要学习学院派美术,非得到日本不可。首先到日本学习美术的是和,他们先后考取日本美术最高殿堂「东京美术学校」,更破天荒地接连入选日本帝展。在殖民统治的年代,台湾本土艺术家作品能够入选帝展,比街头一百次演讲还要更振奋人心!后续、、、和等相继赴日,在「台湾绘画研究所」老师鼓励之下,张万传、和陈德旺三位知己决定一起赴日学画。

到日本后他们三人一起进入帝国美术学校西画科学习,除了学院派之外,同时也接触到法国巴黎派和日本野兽派等新兴艺术画派。个性豪放爽朗的张万传,和学院派显得格格不入,他曾说:「当时在日本学画,正逢野兽主义初期,那粗犷的线条、丰丽的色彩,简直与我的个性一拍即合。⋯⋯感觉真是痛快淋漓!」万世流传的台湾传奇画家:张万传

二二八逃亡生活

从小四处迁居的张万传,曾笑谈自己年轻时从在固定一地停留超过六个月,他即便负笈东瀛,也常往来台湾、厦门等地。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他回到台湾定居。却怎幺也想不到,1945这一年,是如此痛彻心扉的一年。张万传的二弟在战争时是台籍陆海军志愿兵,战争结束后却音讯全无,再也没有回来,经历失去弟弟的痛苦,同一年父亲又骤然去世,短时间内面对至亲手足的死别,让他久久无法平复心情。

回到台湾的张万传,受聘于建国中学。受限于学校教员编制问题,体型高壮的他也被指派负责体育课,同时要训练建中的橄榄球校队。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发,有理想的建中师生也组成抗议队伍,引发和军方的冲突,建中校长陈文彬被逮捕,张万传也被列入黑名单,张万传在好友劝说下,展开逃亡生活。他先到小时候曾居住过的阳明山躲避,而后再避居金山,投靠在金山开诊所的弟弟张万居。

万世流传的台湾传奇画家:张万传

画鱼人生一甲子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大的时代里,个人正如一叶扁舟,逃亡的日子里由于金山万里靠海,张万传每天乘船出海捕海,能捕到多少鱼,就吃多少鱼。张万传爱吃鱼也爱画鱼,不管是什幺鱼,秋刀鱼、白鲳鱼、石斑、四破鱼⋯⋯,信手拈来甚至直接在宴客餐桌上即席作画,连桌边的酱油和菸灰都用来当作画鱼的颜料。

由于这段逃亡经历及自己浓厚的爱鱼情感,因缘际会成为艺术家的创作特色。张万传最出名的创作特色就是「鱼画系列」,画了一甲子的鱼,晚年甚至媳妇每天会到市场买新鲜的鱼,先给张万传画过之后,才拿来烹调。

张万传画笔之下的鱼栩栩如生,虽然只是平凡的鱼,画家之眼用高度敏锐的观察力,将每一条鱼都画出不一样的姿态。

万世流传的台湾传奇画家:张万传

永远的在野画家

走过逃亡岁月,张万传再回到学校教书,教美术也教体育。他告诉橄榄球校队学生Doyourbest,这股只求付出的执着精神,也符合张万传一生的创作实践。

张万传对学生说:「桌上若有十二道菜,不要道道尽吃。人生如此,作画取景也是如此。割捨之余,才能懂得品味。」

他一直不是学院派主流画家,因为喜欢画画,即使遇到困顿环境还是持续不断地作画。从学校退休之后,张万传将退休金分成两半,一半留给妻子家用,一半作为自己的旅费,他走访美日欧,特别是来到他最嚮往的巴黎,这也启迪张万传艺术之梦的心灵故乡。

张万传一直作画到人生的最后一刻,95岁时在家辞世。家人妥善保藏他的画作,连生前未完成的最后遗作都还放在画架之上。即使画室的主人不在了,后代用心地守护张万传的所有创作。

父亲为他取名「万传」,期许他能够「万世流传」,张万传没有让父亲失望。艺术家生命有限,创作与精神却能长存。他一直不是学院派主流画家,甚至因为反制度的个性,远离画坛主流画会;或许因此没有得到掌声及喝采,他却始终坚持创作自由,是永远的在野画家。

张万传的创作很特别,描绘主题没有壮阔的大题材,画里呈现的是自然的生活情感,张万传说:「生活中展现的艺术才是最真实的。」张万传的一生不只是台湾近代美术史的缩影,也见证了台湾从日治时期、战后国民政府来台,由戒严走向真正的自由民主。他的一生都投入给艺术和教育,用画笔留下最美好的台湾,生活展现真实的艺术,艺术增添了生活的色彩。

有第一流的文化,才能创建第一流的国家。张万传代表的就是台湾的文化力,我们要将这股真善美的人文精神继续传承下去,让台湾真正成为一个文化丰富又多彩的第一流国家。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